好野孩子教室—椿象(下):災厄之「象」與知識之「椿」

好野孩子教室—椿象(下):災厄之「象」與知識之「椿」 post thumbnail

上一回,我們講完了椿象的重要特徵和牠們吃東西的方法。這一回,我們要來談談他們小時候的樣子,以及他們與人類的關係。

看似一成不變

所有的椿象(甚至包含廣義的蝽)都是不完全變態的昆蟲,也就是只有卵、若蟲、成蟲三個階段。若蟲跟成蟲在構造上差不多,只是若蟲沒有生殖系統和翅膀。不過在體色上,若蟲和成蟲可以差非常多,就像之前介紹的黃斑椿象一樣。

再舉個例子:點蝽(Tolumnia latipes),猜猜哪隻是成蟲哪隻是若蟲吧!

戰爭

講到人類最熟悉的椿象,現在應該非荔枝椿象(Tessaratoma papillosa)莫屬了吧。荔枝椿象原產於東南亞和南亞,於2011年入侵臺灣本島。他們體長可達到2至3公分,吸食荔枝、龍眼、臺灣欒樹的汁液,造成危害。並且他們的臭液遠比其他種類的椿象還要臭,噴到是會痛的喔OuO

荔枝椿象的若蟲(左)和成蟲(右)(圖片來源:Yahoo奇摩、這是小明的部落格)

由於如此強大,牠們在臺灣幾乎沒有天敵,變成了入侵外來種

除了人類以外,唯一的天敵就是平腹小蜂(Anastatus formosanus),一種會寄生荔枝椿象的卵的寄生蜂。

平腹小蜂,對荔枝椿象最終兵器(圖片來源:上下游)

因此,臺灣研發了量產平腹小蜂卵卡的方法,並將其貼在荔枝椿象肆虐的地方,持續推進著剿滅荔枝椿象的偉業

平腹小蜂的卵卡(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除了臺灣以外,世界各地都有許多關於椿象做為農業害蟲的研究椿象身上的害蟲標籤,似乎很難再撕下來了。

一篇關於「寄生於稻綠蝽(Nezara viridula)卵的兩種寄生蜂之間的競爭關係」的論文(圖片來源:Peri E, Cusumano A, Amodeo V, Wajnberg E, Colazza S (2014) Intraguild Interactions between Two Egg Parasitoids of a True Bug in Semi-Field and Field Conditions. PLoS ONE 9(6): e99876.)

合作

不過,牠們其實也可以是蟲害防治的好幫手喔!

舉例來說,黃斑粗喙椿象(Eocanthecona furcellata)這種肉食性的椿象,在臺灣就常被用來防治紋白蝶、斜紋夜盜蛾等毛毛蟲的危害。而且黃斑粗喙椿象遇到體型比自己大的毛毛蟲時,還會聯合他的朋友們同時吸食毛毛蟲,解決了體型過大的毛毛蟲不易防治的問題。

一隻黃斑粗喙椿象的若蟲正在吸食一隻毛毛蟲(圖片來源:Flickr)

另外還有一種南方小黑花椿象(Orius strigicollis),以薊馬、蚜蟲之類的小蟲蟲為食,也是極具生物防治潛力的椿象喔!

一隻正在吸食薊馬的小黑花椿象(圖片來源:青田山–緬甸山莊)

開拓未知領域

椿象雖然很常見,但其多樣性很高,隨時都有新的知識被發現。現今對於椿象的研究大多已分類為主,例如盲蝽科(Miridae,一類擁有10000種以上的椿象)的分類;或是有關於分子生物和化學之類的研究,例如牠們的性費洛蒙成分。

或是這個酷酷琥珀內的凸眼椿象,被認為是椿象中一個已滅絕的科(Yuripopovinidae)的新屬新種!(圖片來源:Junqiang Zhang, Jun Chen, A stalk-eyed true bug in mid-Cretaceous Burmese amber (Hemiptera, Pentatomomorpha, Yuripopovinidae), Cretaceous Research, Volume 110, 2020, 104391.)

結語

椿象的多樣性真的太高,很難用一個總論類型的文章講完牠們,因此我們的〈椿象〉系列就先在此告一段落,之後再向各位介紹更多有趣的椿象們吧!好野孩子教室,我們下篇文章見!

(點蝽那題的答案:左邊是成蟲,右邊是若蟲)

各式各樣的椿象們

(好野孩子文章版權所有,抄襲或複製必究)

Categories:
玉米老師 林
主要負責昆蟲相關的生態知識,但兩爬也有稍微涉獵一些。
興趣是畫畫、做影片和想腦洞,有時會在文章裡加一些自己畫的插圖。
個性十分的宅,比起出門夜觀、上課,更喜歡窩在電腦前打文章,將大自然的奧秘分享給大家。
由於深受迷因文化和動漫文化荼毒,偶爾會不小心講出一些內梗,這點還請多多包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